節目資訊

人文藝術類節目 > 古典新晴

古典新晴

網絡為王,連看實體書都開始out的世代下,為甚麼還要讀中國古典文學?

左傳中的《曹劌論戰》,柳宗元的《鈷鉧潭西小丘記》,蘇軾《赤壁懷古》……說理談情寫景狀物,卻讓學生大打呵欠。學者無心,教者無癮,惡性循環,無日無之。

其實,您有更好的中國古典文學入門磚——《古典新晴》!

IC之音特別規劃《古典新晴》節目,邀請觀點獨到、舉例生動的曾陽晴老師,歷數中國古代的小說故事、名家傳奇。

從《史記》列傳,到唐人傳奇、清明小說;從伍子胥、韓信、張良,到虬髯客、杜十娘、李娃;聽曾陽晴老師從他們的作品、從當時的歷史背景出發,結合現代觀點與我們現今所關切的事件,讓古人的智慧成為今日的借鏡。

離開校園許久的家長、上班族,透過《古典新晴》充滿想像力的闡述,可以重溫中國古代文學之美、領略先人們的智慧哲理,作為今日的借鏡;若您是學生,更需要《古典新晴》,作為直接閱讀原著前的最佳導聆。

請聽曾陽晴老師的古典新解,讓古典在今日再一次鮮活。

本節目自2012年4月起,「史記」系列每週六上午10點,將在臺北廣播電台FM93.1聯合播出,歡迎大臺北地區朋友收聽!

節目介紹

每月文章列表

黃秀才徼靈玉馬墜-6

2018Jan/10

古典新晴 2018-01-10 20:00:00

隨選即播 AOD

分享到Plurk

近牆有石榴樹一株,黃生攀援而上,聳身一跳,出了書房的粉牆,靜悄悄一個大花園,園牆上都有荊棘。黃生心生一計,將石塊填腳,先扒開那些棘刺,逾牆而出,並無人知覺。早離了帥府。趁此天色未明,拽開腳步便走。忙忙若喪家之狗,急急如漏網之魚。有詩為證:
  已效郗生入幕,何當干木踰垣。
  豈有牆東窺宋,卻同月下追韓。
  次日館中童子早起承值,叫聲:「奇怪。門不開,戶不開,房中不見了黃秀才。」忙去報知劉公。劉公見說,吃了一驚,親到書房看了一遍,一步步看到後園,見棘刺扒動,牆上有缺,想必那沒行止的秀才,從此而去,正不知甚麼急務。當下傳梆升帳,拘巡警員役詢問,皆云不知,劉公責治了一番。
  因他說鄰邦訪友,差人於襄鄧各府逐縣挨查緝訪,並無蹤影,嘆息而罷。
  話分兩頭。卻說黃秀才自離帥府,挨門出城,又怕有人追趕,放腳飛跑。逢人問路,晚宿早行,逕望涪州而進。自古道:「無巧不成話。」趕到涪州,剛剛是十月初三日。
  且說黃秀才在帥府中擔擱多日,如何還趕上?只因客船重大,且是上水有風則行,無風則止。黃秀才從陸路短盤,風雨無阻,所以趕著了。沿江一路抓尋,只見高檣巨艦,比次湊集,如魚鱗一般。逐隻挨去,並不見韓翁之舟。心中早已著忙,莫非忙中有錯,還是再捱轉去。方欲回步,只見面前半箭之地,江岸有枯柳數株,下面單單泊著一隻船兒。上前仔細觀看,那船上寂無一人,止中艙有一女子,獨倚篷窗,如有所待。那女子非別,正是玉娥,因為有黃生之約,恐眾人耳目之下,相接不便,在父親前,只說愛那柳樹之下泊船,僻靜有趣。韓翁愛女,言無不從。此時黃生一見,其喜非小。
  謾說洞房花燭夜,且喜他鄉遇故知。
  那玉娥望見黃生,笑容可掬。其船離岸尚遠,黃生便欲跳上,玉娥道:「水勢甚急,須牽纜至近方可。」黃生依言,便舉手去牽那纜兒。也是合當有事,那纜帶在柳樹根上,被風浪所激,已自鬆了。黃生去拿他時,便脫了結。你說巨舟在江濤洶湧之中,何等力氣,黃生又是個書生,不是筋節的,一隻手如何帶得住?說時遲,那時快,只叫得一聲「啊呀」,但見舟逐順流下水,去若飛電,若現若隱,瞬息之間,不知幾里。黃生沿岸叫呼。眾船上都往水神廟祭賽去了,便有來往舟隻,那涪江水勢又與下面不同,離川江不遠,瞿塘三峽,一路下來,如銀河倒瀉一般,各船過此,一個個手忙腳亂,自顧且不暇,何暇顧別人。

節目留言版

(請輸入關鍵字,可搜尋主題、內容)

沒有相關留言

線上收聽

節目時間
2018-01-23
18:15~18:30
節目名稱
IC每日文摘
主持人
節目部

節目動態

廣告
TVBS_享食尚滴雞精

合作夥伴

桃園台茂美麗華影城 客家委員會 愛上藝廊-敘日協奏曲 大地表演藝術中心【2018夜鶯】

台內廣告